1. <mark id="dp8yn"></mark>

        1. <meter id="dp8yn"></meter>
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dp8yn"><pre id="dp8yn"></pre></output>

            馮驥才:這個時代文化的使命首先是搶救

            “歷史文化是一次性的,如果失去,不可能重新恢復,沒有就沒有了。我們現在留下多少,后人擁有多少。”

            (農健/圖)

            (本文首發于2019年8月22日《南方周末》國史新記·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系列報道之中國言者)

            “歷史文化是一次性的,如果失去,不可能重新恢復,沒有就沒有了。我們現在留下多少,后人擁有多少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這是五千年文明的歷史中一次空前的遭遇,一次由農耕文明向工業文明轉型期間無法避免的文化遭遇。”馮驥才這樣概括他這些年致力奮斗的文化境遇與個人的命運。因此,他的心態平和從容:“從宿命的角度看,我的‘悲劇’命中注定。”

            馮驥才說自己經歷了兩次轉型:從繪畫轉到文學,又從文學到文化遺產保護。

            轉向文學之前,馮驥才畫了十五年畫。在1970年代末開始的新時期文學大潮中,他放下畫筆,記錄一代人匪夷所思的命運。進入1990年代,他心中忽然沒有了方向盤,放下文學,投身民間文化遺產保護的“漩渦”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我還在書齋里寫作,不會知道可怕的文化現實正在全國發生。”馮驥才說。

            從1983年起,馮驥才就是“文革”后作家里的第一批全國政協委員。當時全國政協委員中的年輕作家只有馮驥才、張賢亮和何士光,老作家有蕭乾、周而復、姚雪垠、馮牧和陳荒煤等,還有李可染、吳作人等藝術家。馮驥才做了七屆三十五年全國政協委員,其中三屆任常委。

            2001年起,馮驥才擔任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,這并不是“閑職”。同年,他就啟動并主持“中國民間文化遺產搶救工程”。

            2008年,溫家寶總理授予他國務院參事聘書。作為政協委員和國務院參事所提的建議,跟作為個體的知識分子提的建議并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“個體知識分子可以走

  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  立即登錄
            狠狠夜夜久久免费视频,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,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